爱吃柠檬的夏洛

(宅欧)她和她

宅欧这么萌你们真的不吃吗
ooc有

这种事不多见吧,欧根想。窝在恋人怀里却想到别人什么的,随手捻起一缕发丝,绕于手指把玩着。
察觉到怀里人儿的小动作,提尔比茨将欧根搂紧了一些,“在想什么?”北方女王略带低沉的嗓音似被暖气所熏柔,仿佛一杯上好的葡萄酒,浸入她的耳里,欧根不禁咪起了双眼,眼睫翕动,像是轻轻振动的鸟羽,带起了提尔比茨内心的涟漪。
难道是温度高了情感自然也就升温了吗?被轻轻放倒的欧根想。“欧根”她的恋人唤出声。
“啊。。。”以前有个人也喜欢这么叫她呢,淡金色的长发,欧根抬眸,落进提尔比茨的眼睛里,一模一样,一双深灰蓝色的眼睛,什么也不放过的锐利的目光,现在却这么温柔的看着她。“提尔”她出声。
俾斯麦以前也喜欢这么叫她,“欧根”一字一顿,细细揣摩着,藏着深深的笑意,她就会驻足望着那好看的该死的眼睛“波斯猫酱~”咬着手指,贱贱的回应着。
哎呀,等欧根回过神来,脖颈上已经传来微凉的触感,在过高的温度下显得尤为明显,“北方女王的嘴唇也是如此冰冷的吗?”她不满地哼哼出声。却遭来提尔比茨的回击,被咬了,颈部上传来了疼痛感,“这点程度就满足了吗”欧根哼哼唧唧的钻入提尔比茨的怀中准备撒娇,再次抬眸,碰上那人带着探究的目光,“哼”,仿佛力气被抽光了一般,欧根歪过了头。提尔比茨沉默了几秒,淡然开口:“在想她?”答案自是无可置疑的。上头传来衣料摩擦的“莎莎”声,她屏住了呼吸,爱她吗,答案是肯定的,她,欧根亲王,爱着自己的恋人,爱着提尔比茨。只是这对姐妹的相像,常常使她陷入困惑。“欧根”提尔再次轻唤出声。沙哑的嗓音里带着宛如幼童般的落寞。“唔。。。”欧根盘上了她的颈脖“是你!”感受到银白色的短发滑过手臂带来的酥麻感,她顿了顿“只能是你。。。”最后一句话,落入了北方女王甜腻的吻中。

评论(3)

热度(20)